您当前的位置:

因你是独目 故我只妆半面

“地险悠悠天险长,金陵王气应瑶光。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这是唐人李商隐的《南朝》七绝,说的是梁元帝萧绎与半老徐娘典故的徐昭佩的故事。

因你是独目 故我只妆半面

何为半面妆?为何作妆只作半面?又是何人作过半面妆?

翻看南朝历史,一奇葩凄惨的女子跃然纸上。此人正是南朝梁元帝萧绎的原配正室,史上有名的“半面妆”、“徐娘半老”典故均出自她——徐昭佩!

据史书记载,徐昭佩,南朝梁元帝萧绎的正妻,东海郯(今山东郯城北)人,祖父徐孝嗣曾做过太尉,父亲徐琨为侍中,拜信武将军,可谓名门之后,元帝与妻子一向不和,故称帝后,不愿立徐昭佩为后,只称徐妃。

元帝瞎了一只眼,徐妃便以半边脸对他,史书这样记载:徐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至,必为半面妆以俟,帝见则大怒而出!

这个女人也真绝,从上文可看出,“每知帝至”,说明她的行为由来已久,并非一次两次,面对帝王敢这样做为的妃子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且皇帝不是不怒而是大怒,放到现在,也许帝该高唱:算你狠!狼狈走开.....


这样的女人敢以妃子的地位叫板皇帝老儿,不得不让人心生几许佩服,她就不怕灭顶之灾、诛连到九族么?抑或是她娘家很有势力,她的后台很硬?!

皇帝老儿身体有缺陷,别人多看一眼都恐招来杀身之祸,她居然明目张胆加以嘲讽,而皇帝气归气还继续去找她。

这是怎样一种夫妻关系啊?我纳闷复好奇,萧绎可不是普通老百姓,他是一国之君哪,皇宫佳丽不说三千,少说也有几十,为何甘愿受徐妃的嘲讽还忍气吞声?换了别的皇帝只怕早把徐妃给贬为庶人了,然而元帝虚空后位,可见他是颇重情意的,在男人的心目中,元配毕竟占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萧绎脱了皇袍,也就一男人,古今又有何不同?

因你是独目 故我只妆半面

皇帝和凡夫俗子一样,也许内心也渴望收获一份真情,不因富贵而邀宠,不因贫贱而移情,不管他们身份如何尊卑,如何天渊之别,“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永远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人们心中最真最纯的念向!

由此看来,萧绎对她,并非全无感情,数年夫妻,患难与共,徐昭佩远在萧绎还是湘东王时就嫁给他了,所以在萧绎内心也许感慨:你这样一个女人,让我欢喜让我忧!有时候,爱与恨一念之间,计较与隐忍一念之间,沉默与爆发还是一念之间。


终于到了元帝爆发的这一天,徐妃的火玩大了,甚至已经烧到自己,元帝的宠姬王氏生子,产后去世,元帝悲痛不已,借口徐妃毒死了王氏,赐徐妃投井自杀,徐妃死后,元帝余怒未消,又将徐妃的尸体还给她娘家,曰:休妻!

其实,徐妃之死,真正的导火线是她与人偷情,古书记载,徐昭佩淫荡风流,从遥光寺的智通和尚到萧绎的随从美少年暨季江,美男子贺徽,元帝本想睁只眼闭只眼,可惜,徐妃越闹越离谱,当皇帝的绿帽子满天飞时,当徐妃;徐娘半老,犹尚多情的艳名远播时,是可忍孰不可忍?

最终,谁负了谁?谁又成全了谁?谁做了飞蛾,谁做了火?

因你是独目 故我只妆半面

不能说萧绎无情,他可以容忍徐妃对他眇目的嘲讽,甚至,伊始,徐妃的公然偷情,他也打算睁蛤眼闭只眼,不是迫于舆论,我毕竟是皇帝哪,你让我情何以堪?又该用何面目去见我的子民?与其说是对王氏之死痛心,不如说对夫妻之情最终沦为冷漠和相敬如冰痛心!

而徐妃对萧绎的哀怨呢?从你宁愿空着后位都不愿给我开始,我心已凉透,对我们的关系绝望到极点,我自此后的所做所为都是出自于报复你,甚至不惜——搭上性命!

是的,行为出轨,仅仅为了报复,连死尚不惧,何况虚名?你肯赐我一死,说明你还看重你给我的名份,只是徐妃“机关算飞,反误卿卿性命”,空欢喜罢了,死后,仍被萧绎休妻,这是她所料不及的吧?

554年,萧绎卒,不知,这对冤家在九泉下还会不会继续纠缠、彼此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