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沈括如何推算天气

沈括的《梦溪笔谈》涉猎甚广,逸闻趣事,百科知识,可以说无所不包。

而且沈括对于周易术数也是颇为精通,书中多有论及纳甲、六壬等占卜之术,而且远非泛泛之谈,认识相当深刻。

其中有一段提到了他对中医五运六气的看法以及独特的应用方法,其思想对于我们认识运气学说,以至于其他术数,都颇有启发。

《梦溪笔谈·象数一》卷七原文

医家有五运六气之术,大则候天地之变,寒暑风雨,水旱暝蝗,率皆有法;小则人之众疾,亦随气运盛衰。今人不知所用,而胶于定法,故其术皆不验。假令厥阴用事,其气多风,民病湿泄。岂溥天之下皆多风,溥天之民皆病湿泄邪?至于一邑之间,而旸雨有不同者,此气运安在?欲无不谬,不可得也。大凡物理有常、有变:运气所主者,常也;异夫所主者,皆变也。常则如本气,变则无所不至,而各有所占。故其候有从、逆、淫、郁、胜、復、太过、不足之变,其法皆不同。若厥阴用事,多风,而草木荣茂,是之谓从;天气明絜,燥而无风,此之谓逆;太虚埃昏,流水不冰,此谓之淫;大风折木,云物浊扰,此之谓郁;山泽焦枯,草木凋落,此之谓胜;大暑燔燎,螟蝗为灾,此之谓復;山崩地震,埃昏时作,此谓之太过;阴森无时,重云昼昏,此之谓不足。随其所变,疾疠应之。皆视当时当处之候。虽数里之间,但气候不同,而所应全异,岂可胶于一证。熙宁中,京师久旱,祈祷备至,连日重阴,人谓必雨。一日骤晴。炎日赫然。余时因事入对,上问雨期,余对曰:“雨候已见,期在明日。”众以谓频日晦溽,尚且不雨,如此旸燥,岂復有望?次日,果大雨。是时湿土用事,连日阴者,从气已效,但为厥阴所胜,未能成雨。后日骤晴者,燥金入候,厥有当折,则太阴得伸,明日运气皆顺,以是知其必雨。此亦当处所占也。若他处候别,所占迹异。其造微之妙,间不容发。推此而求,自臻至理。

【赏析】

沈括首先对运气学说用固定不变的模型来推演每年各时间段的气候和疾病提出来质疑,认为“今人不知所用,而胶于定法,故其术皆不验”。

然后提出自己的论点“大凡物理有常、有变”,既然物理有变,岂可刻舟求剑?他进一步以五运六气为例,说明必须结合实际的气候来把握理论上的“运气”处于何种状态,并讲了一个自己用运气分析天气的实例:连日重阴,乃太阴湿土之气;但为厥阴风木所克制,所以久久不雨,一日骤晴,乃阳明燥金之气,金克木则木不制土,太阴湿土之气得以伸展,故知其必雨。

沈括的这个实例对我们学习运气学说以及风水理气者无异于拨云见日。运气与风水理气都是试图用来把握无形之气的一个模型,这个模型能帮助我们间接感知到气的状态,但要准确把握气究竟处于何种状态,还是离不开毛老人家那句话:理论联系实际。

实实在在的阴天,是太阴湿土;实实在在的晴天,是阳明燥金。

通过有形的天气来把握无形的运气,才能准确推算天气的变化。风水界自古有“峦头无假,理气无真”的说法,值得研究者深入思考。